笔趣阁楼 > 科幻小说 >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> 第五十八章 一起睡觉?同房?

第五十八章 一起睡觉?同房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她是邱若水。”

    烟芷凝看到秦剑的目光,便顺口介绍了句。

    然后她仰头便道:“冰儿,以后秦剑就正式加入我们学院了,也是天水战队的队长,你和他住一起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里的信息量太大,直接把水冰儿和邱若水两人听成了圈圈眼。

    “芷凝导师,他一个男学员竟然加入了我们天水学院?而且还成了我们天水战队队长?要跟冰儿合住?”

    邱若水给愣愣的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烟芷凝点点头道:“雪舞去收拾东西,冰儿你帮秦剑办理入院手续,接下来也由你带他熟悉学院,我要去开高层会议了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管雪舞难看的脸色,便自顾自的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雪舞,你以后就不能和冰儿一起住了吗?”

    邱若水从楼梯上走了下来:“哇,我们未来的队长居然是男的,真是想不到诶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不到的还多着呢…”

    雪舞闷闷不乐的说道:“芷凝导师居然让他一个男的和冰儿住在一起,真不知道在想什么,万一他起什么坏心思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,雪舞是吧?我就站你旁边呢,直接这么说出来真的好吗?”秦剑无语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雪舞对他狠狠一哼,旋即头一扬,便走上楼梯,踏进水冰儿出来的房门,然后里面就传出乒乒乓乓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火气好大啊,不就是抢了她住的地方嘛…”秦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何止啊…”

    邱若水笑嘻嘻的道:“你以后可是跟我们雪舞最喜欢的冰儿睡觉,她怎么可能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若水,别胡说!”

    水冰儿脸上微微发烧:“我只是和他一个房间而已,不是一起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也没差啦…”

    邱若水摆了摆手,又笑嘻嘻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去:“你们好好联络感情喔,我不打扰啦。”

    大厅里就只剩下秦剑和水冰儿两人,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上…上次在猎魂场里,你帮了我,我还没有谢谢你。”水冰儿低着头道。

    秦剑笑了笑,道:“那也算是缘分吧,谁知道我们居然成了室友。”

    “室友…”

    水冰儿感觉自己的脸上刚刚的热度还没凉,就又要重新烧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拒绝烟芷凝导师的安排,也没有对秦剑空降抢了原本属于她的队长之位而不高兴,不仅是因为她不习惯拒绝,也因为她本身就对秦剑很有好感。

    猎魂场内的救援,还有他对宁荣荣的付出,令水冰儿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人加入学院的吗?宁荣荣没有跟你一起来?”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毕竟当时在天斗皇家学院,所有人都能看出秦剑和宁荣荣的关系是有多好。

    而现在秦剑居然独自一人来了天水学院,这就有些奇怪了…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是冲着她们这些漂亮的女孩子来的吧,水冰儿可不信秦剑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荣荣她…”

    秦剑的心微微一抽,但脸上却没有任何的不妥之色:“她留在七宝琉璃宗修炼,那里更适合她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”

    水冰儿直觉的感到这事没秦剑说得这么简单,但她也不好意思继续追问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上楼看了看房间,眼见雪舞还在狠狠的收拾自己的东西,便又走回来道:“雪舞她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收拾不好的,我先带你逛逛学院吧。”

    秦剑点点头,便跟在水冰儿身侧,一起走了出去…

    “冰儿这家伙,看起来很高兴嘛…”

    雪舞的身影忽然出现在房门口,很不爽的嘟囔道:“跟我分开跟一个男的一起住真的有那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当然开心啦嘻嘻…”

    邱若水的身影不知何时也站在了房门口:“你没发现她从天斗皇家学院回来以后,十句话里至少有一半都会提到这个秦剑吗?我看她是动心了呢!”

    雪舞的表情更加郁闷了:“哼,男人都是大猪蹄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猪蹄子?”

    这时,又一个冰蓝短裙的女孩从门口走进来。

    雪舞眼睛一亮:“月儿你回来了?今天课上完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还有一节课我和姐姐一起上的,姐姐人呢?”水月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姐姐啊…”

    雪舞眼珠转了转,忽然道:“跟男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水月儿一脸茫然:“我们学院里哪来的男人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秦剑啊,你姐姐这几天一直提到的那个…”

    雪舞上前勾住水月儿的脖子,道:“他不仅来了我们学院,还顶替了你姐姐的位置,更重要的是,他被芷凝导师分配了跟你姐姐一起住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水月儿一下子抓紧了雪舞的胳膊:“雪舞,你开玩笑的吧?芷凝导师怎么可能做这种安排?”

    雪舞摇了摇头,道:“很遗憾,这都是真的,现在芷凝导师已经去开高层会议,准备让秦剑的入学得到所有高层认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好了,芷凝导师的提议肯定不会被通过的,尤其是萧静指导那里。”

    水月儿轻松的道:“说不定他今天都没法留下,很快就要被赶出去啦。”

    雪舞道:“你说得很有道理,不过以防万一,我们也得做点什么吧?不然你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姐姐和一个男人睡觉?”

    “不能!绝对不能!”

    水月儿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:“我这妹妹还没跟她一起睡呢,怎么能被一个男人捷足先登?!”

    “喂喂!你们两个注意一下用词,不是一起睡觉,只是同房而已…”邱若水乐呵呵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
    雪舞没好气的道:“就你很高兴的样子,没立场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水月儿眨了眨眼睛:“同房…好像比睡觉更不对劲吧…”

    邱若水:“……”

    雪舞挥了挥手:“别管这些了,月儿,你不是要去上课嘛,你姐姐到时候肯定也会去,秦剑对学院不熟,说不定就一起了,你到时候给他个难堪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给他个难堪?”

    水月儿摸了摸秀气的下巴,道:“这个简单啊,我们那节课是对于水系武魂的认知和运用,他肯定什么都不懂,到时候我就起哄叫新学员而且还是男学员回答问题嘿嘿嘿…”